my’blog

消费的B面|纽约街边经济观察

纽约经验对中国路边摊的借鉴与启示

一般路边摊由纽约市消费者事务部管理,经营非食品类产品,但报摊和艺术品摊位不需要此类执照。非退伍军人可以申请的 一般路边摊执照(General Vendor License)的总量上限为853张。但因为申请人数过多,此类许可证的等待名单目前已关闭。纽约市消费者事务部会根据登记顺序将注销的执照名额给予目前在等待名单上的申请者。在等待名单清零后,纽约市消费者事务部才会开放新的登记。

有着上百年历史的纽约市的路边经济是怎样一种城市景观?纽约市又积累了哪些管理经验?

纽约还有多个路边摊贩权益保护非营利组织,例如“路边摊贩项目”( Street Vendor Project),为摊贩提供法律援助和政策解读。纽约市政府或者公共服务领域的社会组织和高校城市数据研究团队开展合作,利用大数据处理公共问题。学者利用美国统计局的社会经济数据和纽约城市数据公开门户上的信息为政府治理打开新的思路,例如监管机构可以抓取Yelp上的食客评价文字来建立一个更好的 餐厅食品安全合规预测模型。

最后,从长远角度出发, 城市治理应当尝试创新思维。城市治理的一大目标是为人民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这和一个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有相似之处。纽约大学关于科技与创新治理的研究中心The GovLab主任、新泽西州政府首席创新官Beth Noveck教授提出了“公共服务企业家精神”( Public Entrepreneurship)这一概念,指出未来的公共领域工作者在解决公共问题时要从日常城市生活中的痛点切入,找到根本原因,利用数据的支撑给出合理的人性化解决方案。一个解决方案不一定是一个政策法规,它可以是一个组织架构里的岗位增设,可以是两个监管机构间的信息共享协议,也可以是一个城市数据模型,或是一个简单的公共信息推送——这些解决方案可能会比政策法规更为高效。

食品摊位经营者还需要拥有 移动食品经营许可(Mobile Food Vending Permit),来证明摊贩的小卡车或小推车满足食品卫生经营许可要求,并且有合法的停泊场所。近日在中国引发热议的五菱餐车样图和纽约的餐车十分相似。

另外,在纽约市的 城市数据公开门户上有多个关于路边摊的数据集,包括执照持有信息、等候名单和关于路边摊违法行为处罚记录。公众和社会组织可以利用公开数据集对政务进行监督。

首先,对于路边摊的管理条例需要制定清晰。 管理部门应当研究城市的道路交通情况、公共空间和土地试用状况,明确列出建议设摊区域或是公示禁止设摊区域。2016年,为了平衡路边摊禁令和居民的实际生活需求,上海曾出台临时疏导点政策,允许早上7-10点摊贩在个别社区的公共空间设早餐摊位和蔬果摊,效果良好。

纽约的311综合热线负责处理市民对于城市管理各方面的投诉和报警。在政府受理投诉后,市民会收到一个投诉登记号码,用于追踪投诉受理情况,同时311将投诉信息传递给对应的监管部门。目前,在摊贩管理中涉及的部门包括纽约警方(注:2020年6月7日纽约市长白思豪宣布纽约警方不再有管辖摊贩的权力)、环境保护局和消费者事务部。对于噪音、垃圾处理不得当和妨碍人行道正常使用的摊位,执法部门有权开出罚单,处罚需要通过听证会审议案件,摊贩的违法成本非常高昂,无证经营会面临1000美金的罚款。

纽约在规划设计中注重公共空间设计,城市内有许多便捷可通达的绿地、公园和广场,并在开放区域安装了不少数量的座椅,供市民休闲使用。根据纽约大学弗曼房地产和城市政策研究中心的《纽约市住房与街道状况——2018年度报告》( State of New York City’s Housing & Neighborhoods – 2018 Report),75.8%的居民住宅附近800米(半英里)范围内就有公园,这一比例在曼哈顿更是高达89.6%。此外,纽约的法律条文对公共区域酒精消费有严格规定,而餐车极少持有酒精销售许可,减少了食客醉酒闹事的风险。

目前,纽约市正规的长期路边摊分为一般和移动食品路边摊,退伍军人具有优先申请权限,并且有优待配额。

纽约市健康卫生部门公示的证件样张 ,上面有字母评分公示。

当地时间2020年6月4日清晨,布鲁克林下城Dekalb Ave地铁站外的清真餐车——纽约的餐车以这样的“小盒子”为主。

当地时间6月9日,布鲁克林四大道-9街地铁站外,墨西哥菜流动食品卡车重回街头。

其次, 管理部门和街道可以考虑适当安排对摊贩进行食品安全卫生培训和法律援助。纽约市的个人执业资格获取需要申请人通过食品安全存储相关考核,市政府的小型商业援助部门也会定期举行免费的商业知识、职业技术培训,例如在新冠疫情后重启店铺有哪些注意事项。此外,在管理过程中,应当重视 对摊贩权益的保护,防止不公正监管和执法的发生,包括监管机构在无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拒绝为摊贩更新过期的执照;未将罚单交予摊贩致使摊贩错过听证会,失去合法维权机会等等。

第三, 摊位注册信息和违法信息需要更加公开透明,利用多方面数据进行综合管理。纽约的每个路边摊推车或是卡车都会公示注册的许可证,消费者可以根据许可证的编号进行投诉。自2018年底起,纽约对路边摊进行评级认定,和上海餐厅的“红黄绿”脸评级类似,监管机构可以考虑将餐厅卫生评级标准改动后应用到路边摊管理中,若是发生违规行为,对摊位进行扣分处理、记入电子存档并根据分数调整相应评级。

流动摊位大多摆在宽阔人行道的外侧,远离建筑,不能影响人行道的公共使用;它们也会出现在公共广场和公园,许多食客就在这些开放空间享受美食。街头食物小卡车则停在马路边或允许停车的公共区域,不影响车辆通行。每到午餐时间,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门口就停满了各类餐车和小卡车,包括中餐、韩餐、清真餐、墨西哥菜等,种类繁多。

针对这一供需极度失衡的现象,路边摊社会支持团体向纽约市市议会反复上书要求增加许可证数量,保障移民们的就业机会和收入,但均未成功。这其中最大的阻力来自于正规商户,因为正规商户的店面租金和人力成本更高,需要维持一定零售价格保证收支平衡,所以相对价格更低的路边摊会对正规商户经营带来巨大压力。

当地时间6月7日,布鲁克林Carrol Gardens街道,周末的农夫市集上顾客们自觉地保持着社交距离,购买新鲜采摘的农产品。

(作者董嘉琪系美国纽约大学城市规划专业研究生)

除了大学院校这样餐食需求较大的地区,纽约的路边摊一般不以群落形式出现,九方游戏大厅荣耀而是分散在城市各处。这不同于在2018年前上海纽约大学Anna Greenspan教授带领我们研究小组 调查的上海彭浦夜市、周浦夜市和海湾大学城黑料街。但纽约市在节假日会举行短期的临时市集,例如联合广场的大型圣诞市集和麦迪逊广场公园的夏日美食集市,这些食品摊位往往比较高档;有些区域会在周末定期开启社区农夫市集,直销本地新鲜采摘的农产品,一般规模较小,占据一个街区、约50米长的街道,目标消费者是附近街道居民。农夫市集一般在傍晚前结束,节假日临时市集的营业时间一般不超过晚上九点,因此不会造成夜间噪声扰民。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市政府也开发了新的政策,颁发具有特殊类别许可证——2008年3月13日彭博市长签署的第9号地方法开放1000张 绿色手推车许可证,即果蔬摊贩卖许可,允许出售新鲜产品,一方面增加就业机会,另一方面更好地保障纽约市民的每日营养需求。

目前相对成熟的管理体制源自于纽约路边摊上百年的历史经验。纽约的路边摊一开始集中在曼哈顿的南部,也就是最早被开发的区域。在1930年代,纽约市的路边摊经历了最大的“正规化”改革,所有的户外摊位被禁止并被要求改到室内经营。到上世纪中期,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移民涌入,人们对路边摊价格实惠的商品需求增加,更多的新移民希望通过经营路边摊维持生计。在经历了一阵政策松绑发展期后,路边摊因为它带来的市容影响和公共安全挑战再度遭到决策者否定。关于路边摊的正式政策规定出现于1970年代末,其中包括路边摊注册总量的限制、销售区域的规定。这一系列行动影响至今,为后续的政策制定提供了基础。

尽管建立了上述比较完善的管理系统,纽约路边摊目前仍面临一证难求、执照黑市价格奇高等问题,但是结合笔者之前对中国路边摊的观察,有些方面还是值得借鉴的。

纽约市政府根据道路、土地性质和公共空间的使用情况出台了具体的《移动食品摊位规定》( Rules and Regulations for Mobile Food Vending),详细列举了哪些街道在哪些日期、小时不允许摊贩设摊。纽约餐车顶部大多封闭,油烟不太会外散;餐车一般没有桌椅,食客大多打包带走,或是利用周边的城市公共开放区域,例如广场和公园进行用餐,所以不会有大排档那样集中的噪声。

路边摊构造、城市实体设计和公共政策设计相互协同

疫情之前,在纽约市,尤其是曼哈顿的街头经常能看到一个个银灰色的“小盒子”——这是纽约路边摊的主要形式、位置相对固定,还有一些流动的街头食物小卡车,许多纽约客的早晨都是从路边摊的一个贝果面包、一杯咖啡和一句早安问候开始的。到了深夜,一些路边的清真餐车前也能见到三五个顾客排队,为的是一份5美金的“鸡上饭”(鸡肉盖饭,chicken over rice)。

纽约市开放数据平台的路边摊相关的听证会数据集 。

原标题:消费的B面|纽约街边经济观察

当地时间6月6日早上七点半,布鲁克林8大道中国城的果蔬摊摊主准备出摊。本文图片除网页截图外均由作者拍摄

街边生意:市民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

根据纽约市政府发布的 指南,纽约目前各类食品类摊贩许可证约有5000张,包括2800张完整期限全市通用食品类摊贩许可、100张残疾人士和退伍军人特享完整期限全市通用食品类摊贩许可、200张完整期限区域贩卖许可、1000张季节性贩卖许可和1000张果蔬摊贩卖许可。这不包含餐厅商户户外经营和公园内的商业经营。因为两年期的全市通用移动食品经营许可数量有限、供不应求,“许可证非法黑市”便出现了。为了获得使用权限,路边摊主可以向原持有者租赁许可证,但年租赁费用高达2.5万美元。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展开全文

当地时间6月9日傍晚,布鲁克林Park Slope,小盒子状的餐车一般可以被拖挂在小汽车后面进行移动。

此外,纽约街头的餐车大多都是现金交易,中国大部分消费场景已经应用移动支付,可以将此转化为管理上的优势。如果消费者遇到食品安全问题,在向监管机构投诉时可以提供电子支付记录,管理机构可以和支付平台开展数据合作,根据支付记录流水号查找收款人信息,再利用实名制认证的电子账号和摊贩许可证注册信息进行匹配验真,从而提高处理效率。在摊贩进行注册登记时,即可采取表单的标准化信息采集,方便日后数据匹配分析。另外,管理部门也应当积极运用城市数据,比如监测夜市附近街道对于噪音、油烟的投诉和治安案件数量,尽量降低夜市对于周边居民的生活影响。

限制执照和许可证的总量,从源头把控消费安全

纽约市健康部门公示的禁止食品路边摊的街道列表节选。截图来自纽约市健康部门制定的《移动食品摊位规定 》

移动食品路边摊的经营需要先获得 移动食品销售执照(Mobile Food Vending License),这是一张允许个人从事移动食品的证明,由卫生和精神卫生部监管,申请者需要通过执业安全考试。移动食品路边摊商户可以申请季节性或完整期限执照——季节性执照在当年4至10月有效;完整期限许可证有效期为两年,过期后可续。

政府多方位监管和信息互通,形成公开透明的监督模式,鼓励社会团体参与治理

纽约路边经济治理亮点

不久前,纽约也像中国一些城市一样,出现消费者凌晨起床在线抢菜的情况,然而纽约的线上生鲜配送并不如中国的发达,亚马逊旗下有机生鲜超市Whole Foods的配送时间甚至需要挂代码插件才能刷到。但对低收入家庭而言这一选择太过奢侈,不仅因为Whole Foods商品价格较高,并且每单配送需要至少5美金的小费,因此 在疫情期间开放的路边摊和果蔬摊成为了低收入群体获得食品的重要来源。

在美国疫情重灾区纽约市,随着当地进入“ 第一阶段重启”,流动餐车也悄然回归纽约街头。相较于许多小型店铺,餐厅因为现金流断裂不得不选择永久闭门歇业,流动餐车少去了昂贵的房租成本,更有可能躲过这次危机。而路边摊带来的城市经济贡献不容小觑,根据社会组织Institute for Justice 2012年的 统计,纽约市路边摊经营活动产生了7120万美元的地方税、州税和联邦税,为当地贡献了近2.93亿美元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收入。许多 研究也讨论了非正规经济在城市经济中的重要性。

 


posted @ 20-06-12 07:42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九方游戏大厅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